大眾小說網 > 靖難英雄譜 > 第482章 走火入魔

第482章 走火入魔

  風夜菱本想說陪他,又想起沈心流和陳玉衡,只得先叫上兩個女戰士,和她去接沈心流。

  待把沈心流和陳玉衡接入寨子安排妥當,風夜菱回到她為自己選擇的大屋,卻見剛才那曾幫她說話的少女已替她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凈凈,就連原本被倭寇弄得臟亂不堪的地板,如今也反射出亮堂堂的日光。

  “恩公姐姐是和恩公哥哥一起住在這里,還是自己住在這里?”少女跪趴在地上,先朝風夜菱燦爛地一笑,然后用還算干凈的手背揩了鍇臉上的污漬,一邊繼續用抹布擦拭著最后一處角地,一邊問風夜菱。

  “自己住,等下你們給他也安排一間屋子。”風夜菱沒有直言自己和藍橋分居是因為不想讓女戰士們看到他們過分甜蜜而為她們的亡夫傷懷,便推說道:“最好能僻靜點,方便他練功。”

  “好的。”少女點點頭,也不追問,等擦干凈角地,站起身道:“我叫施妙兒,恩公姐姐從昨晚到現在都沒歇過,讓我服侍姐姐休息一下吧。”

  她洗凈了手,然后用開水把毛巾燙熱,準備給風夜菱敷臉。

  風夜菱想說不用,見她盛情難卻,只得任由她把熱毛巾平整地鋪在臉上。的確,經歷了那么多的戰斗和風吹日曬,風夜菱直到此時才終于有些許放松的感覺,那微微發燙的熱毛巾讓她舒服地幾乎忍不住哼出聲來。

  “別總恩公姐姐地叫我,我看咱倆差不多大,你喚我小夜或者菱兒就行。”待毛巾稍微涼一些,風夜菱把毛巾取下,施妙兒不等她說,忙識趣地接過。

  “那我可不敢,要不我也和她們一樣,叫恩公姐姐大姐頭吧。”施妙兒笑著眨了眨眼,又主動替風夜菱脫去靴子,打了盆熱水幫她洗腳。

  風夜菱享受著她小手在腳上輕巧地揉弄,微閉起眼,不禁想起以前在青州侯府,丫鬟夏霜給她洗腳時的情景。

  她看了眼銅鏡,鏡中的容顏已隱約可看出風霜的印記,再不復“天下第一美女”應有的完美無瑕。她又看了眼擺在角落的菱歌戰戟,這把重戟不知染上過多少倭寇的鮮血,此時血污被施妙兒擦拭干凈,重新反射出精芒。

  陽光從窗外直射進來,浪花不斷拍擊著遠處的海岸,在一塊礁石上濺起老高,輕紗一般的水霧彌散在光線中,如夢一般迷幻。

  往事不堪追憶,如今的她,再不是當初那個任性蠻橫的大小姐了。

  在另一邊的海岸,藍橋思緒重重,任由海風吹拂面頰,把他凌亂的發絲吹得隨風亂舞。

  惡龍嶼位置偏僻,與玉環一帶的大鹿邳山等島嶼相距較遠,且絕大多數時間藏在大霧或海市中,可謂是一處極為隱秘的海上洞天,幾乎從沒有船只造訪或路過。

  再加上藤原景弘刻意保持神秘,每次都以“龍使”傳達指令,從不讓其他倭寇勢力的人接近他的老巢,惡龍嶼除了他的本部勢力,幾乎無人知曉。現在藤原景弘勢力覆滅,惡龍嶼立時就像被從這個世界的版圖上抹去,完全成了一處與世隔絕的小天地。

  外面的人不知道這個小天地在哪,里面的人也休想離開。

  如今山上的林木被燒毀殆盡,沒可能造出大船,而普通的木筏無論航速、淡水的裝載量還是抵抗風浪的能力,都不足以支持他們返回,強行離島與送命無異。

  除非碰到有船誤闖進來,他們可能都要被困在島上很長一段時間。

  這小島既是安逸的仙境,同時也是囚籠。

  藍橋首先想到千里之外的中原局勢,若他短期之內無法返回中原,對天下局勢會有怎樣的影響。

  他從二七會想到燕王朱棣的靖難之役,想來想去得出結論,那就是沒有影響。

  朱高煦為朱棣取回西夏寶藏后,朱棣財力驟增,兵士的武器和糧餉都可以因此提升,戰斗力自是今非昔比。朱棣雄才大略,手下猛將如云,又有藍楓前往輔佐,即使一時難以直搗京城,割據一方仍不成問題。他藍橋不過一介武夫,江湖斗狠倒還罷了,若身處幾十萬大軍對壘的戰場上,仍是命如草芥,多他一個少他一個,能有什么區別?

  事實上他自從河西回來,折騰來折騰去,一共只干成過三件事,找風夜菱,找李靜姝,找白雪音,雖然過程坎坷,好在結局都還算順利。

  如今李靜姝和白雪音留在河谷,風夜菱也無恙,一時倒也確沒有什么要緊事等著他去做。

  藍橋進而又想到,如果幾個月、幾年、甚至幾十年都被困在這惡龍嶼上,他的生活會變成什么樣,他該如何度過島上的余生。

  有風夜菱陪著,他倒也不會覺得孤獨,以后或許還能和她生養下一群兒女。只是可憐了他們的孩子,一出生就見不到外面的世界,那該是多么令人惋惜的人生。

  他當然還可以教孩子們習武,把他最得意的劍法武功……

  藍橋想到這里,忽然心中一動,又想起昨晚那道將藤原景弘化作灰燼的流光。他直到此刻仍不清楚,當時究竟是怎樣的一招,為何會有那樣恐怖的威力。

  他試圖回憶出招前的狀態,《虛燼十方》秘笈中引自老子的那句話不禁再次浮現出來:“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橐龠,橐龠,何為橐龠?

  橐龠者,風箱也。藍橋熟于烹飪,對風箱的使用再熟悉不過。當隔板拉出,風箱內空,空氣由進氣門入,當隔板推入,風箱內的氣體又被從出氣門壓出,使爐火旺。

  風箱如此,天地如此,人亦如此。

  藍橋屏息凝神,流光劍虛指前方的海面,同時左手暗捏劍訣,仔細體會那種把自身經脈當作橐龠的感受。

  他利用從《虛燼十方》體會出的氣激術,把真氣逐漸壓入腕脈,使身體其他經脈出現“空”的情況,再一點點把真氣從手掌壓出體外,匯集到右手的流光劍上。

  流光劍陡然亮起,正如昨夜那般閃亮,緊接著藍橋強忍著全身如被掏空的難過感受,在海灘上如磐石般屹立,等待天地間蘊含的能量注入他這已經抽空的“風箱”。

  果然,數不清的清涼細流開始從他全身的毛孔竄進他周身的經脈,然后是雙足。氣流初時只微不可查地跳動一下,隨后便越來越壯大,最后更是如泉涌般灌進來。

  藍橋再次出現氣悶的感覺,手中的流光劍也更加閃亮奪目。他揮動流光劍,指向半浸在海水中的一塊巨礁,本以為可以重現昨晚那攻向藤原景弘的驚雷一擊,不料真氣在經脈匯中越積越多,那聚滿真氣的一劍卻遲遲發不出去。

  冷汗涔涔而下,藍橋的經脈被真氣撐得幾欲爆裂,而更多的氣流仍不停從毛孔和雙足涌入他的四肢百骸。

  他感覺已無法呼吸,身子在海灘上搖搖晃晃,左手痛苦地附在脖頸上,卻不能使自己更好受一點。

  正在這時,風夜菱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夫君,你怎么了?”

  藍橋痛苦得渾身發顫,聽到這聲音仿佛忽然發了狂般大叫起來,隨即流光劍猛地刺出,竟是刺向風夜菱。

  “夫君要考教妾身的功夫嗎?”風夜菱以為藍橋搞突然襲擊,是在試探她面對危險的警惕性,也沒當回事,菱歌戟一擺便迎了上去。

  “當”的一聲,流光劍重重斬在菱歌戰戟上,風夜菱沒想到藍橋劍上有如此大的力量,雙腿幾乎站立不住,差點被重錘般的流光劍捶打得跪倒在地。

  風夜菱輕呼一聲,不解藍橋為何用那么大力,卻也沒放棄,揮戟再打,卻不料她的戟快,藍橋的劍更快。

  流光劍一連三招當胸刺來,只殺得風夜菱左支右絀,雖全力接招仍險象環生。

  “夫君好厲害,妾身打不過。”風夜菱越打越吃力,邊叫邊退,藍橋卻毫不放松攻勢,步步緊逼。風夜菱看著藍橋專注的神情和殺紅的雙眼,有一瞬間真以為他是想殺死自己。

  “別打了,妾身認輸……啊……”又是一聲巨響,風夜菱再握不住手中重愈百斤的菱歌戰戟,菱歌戟被流光劍打得旋轉著飛起四丈,最后深深插在二十多步外的沙灘上。

  劍刃風一般刺來,風夜菱嚇得閉眼,最后只覺頸上微微刺痛,原來是被流光劍抵住了咽喉。

  看上去殺氣騰騰的藍橋又是一陣顫抖,仿佛在和自己做著最激烈的搏斗,喉嚨沙啞地發出野獸一般的吼聲。

  風夜菱終于知道不對,又驚又憂地道:“夫君,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菱兒,快離開這里……”藍橋的表情極為痛苦,忽地拋掉流光劍,雙手在身上猛抓猛撓。

  在藍橋此時所感知的世界中,他的周圍充滿了能量,可怕的能量。

  那些能量仿佛不受控制地鉆進他的經脈,使他這個“風箱”越灌越滿,只有當把體內的氣散出一些,才能稍稍緩解他經脈的壓力。

  所以當另一個“能量體”靠近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是與這個“能量體”戰斗,直到他發現這“能量體”,原來竟是他的愛妻。

  然后就有了他和自己搏斗,又勸風夜菱離開的那一幕。

  現在他轉向一塊礁石,雙拳不斷猛擊在礁石上,試圖發泄掉體內充脹欲爆的真氣,他把礁石打得石屑紛飛,自己的手亦鮮血淋漓。

  可風夜菱怎么知道藍橋面臨著怎樣的險境?

  她見藍橋玩命地“毆打”一塊大石頭,試圖上前抱他,卻被他一把推倒在海灘上,然后被他滾燙的身軀緊緊壓住,二人的臉相距不過一尺。

  熾熱的吻雨點一般落在風夜菱的臉上、額上、唇上、頸上、發間,同時他的手也開始不規矩起來。

  若是放在平時,風夜菱本應感到甜蜜和羞怯,然而在此時此地,她只感到莫名的恐懼,不知道她這發了瘋的夫君接下來還要干出什么瘋事。她死命地抵抗著,不停撥開藍橋的手,卻始終無法掙脫。

  這時就聽大常喊著“大姐頭”,遠遠朝這邊找來,風夜菱羞急交加,猛地扇了藍橋一巴掌,趁后者被她扇得發懵,靈活地躥了起來。

  然而她還沒來及整理凌亂的衣裙,大常就已走至近前。

  “呃……我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大常狐疑地看了看滿面潮紅氣喘吁吁的風夜菱,又看了看半邊身子坐在海水里,神色呆滯的藍橋。

  風夜菱心叫你來得“太是時候了”,嘴上卻道:“別太在意。”

  “我明白。”大常露出一種“過來人”般曖昧而會心的笑容,匆匆告訴風夜菱今晚眾人準備在寨子里設宴,慶祝剿滅倭寇開啟新生,讓她和藍橋一定準時參加。

  “距太陽下山還有一點時間。”大常笑著轉頭就走,擺著手道:“海水和沙子都是暖的,很舒服,大姐頭不用著急,我會吩咐她們,再不會有人來打擾了。”

看過《靖難英雄譜》的書友還喜歡

澳门全部网址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