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我真是族長 > 第1107章 不好意思燒錯了

第1107章 不好意思燒錯了

  諸強罷戰,夏拓靠近了長生教主,接著他拿出了和骨上人、苦竹道人一樣的契約之書,這些契約早已經昭告天地意志,真假長生教主一眼就可以辨認出來。

  看到紫光灼灼,蘊藏著莫名波動的文字,長生教主的心神更加的顫動。

  對對對,就是這個!

  這一切都解釋的通了,難怪大夏可以以一種無匹的姿態,凝聚成了無形大勢。

  骨上人他們助力大夏建立新的皇庭,重聚人族氣運,進而借助新皇朝的力量離開大荒世界,這不失為一條超脫世界的嘗試。

  這一刻,長生教主感覺自己沉寂了不知道多久的心神,再次火熱起來,看向夏拓的眸光更加的灼熱無比。

  離開!

  離開大荒!

  這不僅僅是他的心聲,也是周圍幾位巔峰強者共同的心聲。

  “你我訂立契約,我大夏在立下皇庭之后,等待氣運鼎盛之時,送你離開大荒世界。”

  說到這里,夏拓話語頓了頓,接著說道:“長生教這些年來積攢的一切,都要交給我大夏,除此之外還要助我解決掉大蒼和大殷兩大王庭。”

  聞聲,長生教主微微一愣,開口說道:“好,不過……”

  “先訂立契約,我在將所有的一切都交給你,若你不相信,亦是可以將相關記載于契約之上。”

  對于夏拓的條件,長生教主答應的十分順利,對他來說無論是長生教,還是背后掌控的大蒼王庭,不過都是他手中的棋子,只要能夠達成目的,隨時都可以舍棄。

  盯著長生教主看了片刻,夏拓覺覺得可以給自己多加點戲,免費的打手不用白不用,甚至這樣還能更好的迷惑長生教主。

  “不如這樣,我來寫契約,長生前輩也去表達表達自己的誠意。”

  “表達誠意?”

  長生教主微微一愣,接著就明白了夏拓所想。

  “你想要什么樣的誠意。”

  夏拓笑而不語,化指為筆,引動氣運之力,鋪開了一張糅制好的上好龍皮,開始書寫下來。

  看到這一幕,骨上人、苦竹道人在清楚不過,他們就是這樣和夏拓這小子達成共識的。

  不過這轉折有點大啊,剛剛還打生打死,甚至長生教主差點將夏拓給弄死,這就坐到一起開始有說有笑了。

  這難道就是梟雄吧。

  不過仔細想想,以夏拓這小子的性格,打不過就交朋友,這樣做一點也不意外。

  夏拓以動作告訴長生教主,我這么有誠意,你不也得表示表示?

  怎么表示?

  長生教眾。

  大殷王庭。

  大蒼王庭。

  這不都是表示。

  這一點夏拓看的清清楚楚,長生教主這個狗東西就是一個生性薄涼之輩,他雖說做事情狠辣,但至少還念情分,長生教主則是一點情分都沒有的家伙。

  長生教主看著夏拓在龍皮紙上寫著契約,動作越來越慢,最后停了下來,看向了自己。

  我就這樣看著你。

  你表示不?

  你不表示就不寫了。

  這一幕,看的女媧氏不住地蹙眉,不是說好了要弄死長生教主的嗎?

  怎么這會竟然談到一塊去了。

  不過她可不是沖動的人,對此靜靜的看著。

  長生教主是個老謀深算的家伙,這點夏拓清楚的很,想要騙過長生教主,他不拿出點真的東西來,他真特娘的哄不住長生教主。

  既然都要演了,那就按照真簽訂契約和談判的過程來演,假戲真做,不信長生教主不心動。

  “我去去就回。”

  下一刻,長生教主消失在了天穹之上。

  “小老弟,你怎么把他放走了,這家伙跑了想要抓住可就難了。”

  鬼車看到長生教主消失在天穹,不由的開口,他的翅膀現在還疼呢,都是被長生教主給揍的。

  老巫祭身上玄黃神光綻放,從護法神將的靈體中走出,看向夏拓沒有說話,微微蹙眉,他有些摸不準夏拓心中所想。

  “如今大荒一統在即,都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都坐下來好好輔佐我大夏,重新一統大荒,建立大統一的皇庭,到時候氣運匯聚,我送諸位離開大荒,這可以說是雙贏的事情,何必打打殺殺的。”

  夏拓盤坐于虛空之上,面前龍皮紙鋪開,紫光灼灼,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外加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不知道還以為他真的從良了。

  他開始一個字一個字的書寫契約相關的約定,每一條都逐字逐句的斟酌著,神情有時候微微凝滯,有時候舒展開來。

  一道契約,各種詳細條款細細梳理下來,足有數萬字,考慮到了各種情況。

  ……

  大殷王庭。

  “長生教主。”

  王城深處的巍峨大殿外,刑王看著突然出現的長生教主,眼中露出了意外。

  此刻整個王城已經開啟了通天大陣,一道赤紅色的玄鳥籠罩在城池上空,到處都是隱晦的氣機升騰著,破滅的氣息幾乎差一點就要打破天地的界限。

  “你怎么進來的。”

  看著刑王的驚愕,長生教主神色淡淡,說道:“難道當年商無疆沒有留下記載,這玄鳥通天陣是當年我創立的,在他立下大殷的時候交給他作為防御之用。”

  什么?

  聞聲,刑王大驚失色,接著神色衰敗下來,一族王庭最后的守護大陣,都是長生教主留下來的,那么他先前還想要抵抗長生教主,原來一切都不過是個笑話而已。

  “我沉浮百萬年,主宰王庭興衰,縱然實力謫落,大荒依舊盡可去得。”

  語罷,長生教主頭頂冒出了五彩神光,刑王感覺到不好想要出手,卻感覺頭頂出現了一道五彩的華蓋,這道華蓋之下他竟然被束縛住了。

  下一刻,長生教主的身影消失,五彩神光消失的剎那,也將刑王給抓走。

  ……

  長生教主拎著刑王,就朝著星空飛去,重新回到了夏拓所在的地方。

  “誠意我拿來了。”

  將禁錮的刑王直接撂在一旁,長生教主看著夏拓。

  “來,長生前輩,看看我寫的這部分契約,可有什么改動之處。”

  夏拓輕笑,將手中的寫好了的契約朝著長生教主推去,他和長生教主隔著不過百丈遠。

  長生教主接過契約逐字逐句的看了起來,這道契約寫的很通俗,上來先規定了大夏一方,在匯聚了氣運之后,要將長生教主送出大荒世界。

  長生教主則是要將一切的后手留下來,并且不能有一絲保留的交給大夏,并且輔助大夏盡快完成大荒一統。

  事情很簡單,但夏拓寫的很詳細,比如說長生教主幫助大夏的易物,包括但不限于出手打擊大夏的敵對勢力,可以采取任何的手段,目的就是為了盡快幫助大夏靖平大荒。

  夏拓也不著急,靜靜的等待著長生教主看著契約。

  “這里不妥,我離開大荒之日,便是將手下一切勢力交給你的時候,到時候長生教眾是留是滅,皆在你一念之間,我離開大荒后,任憑你處置。

  我不會進入陸吾神牢中暫居,我會返回東海深處的天命陸,若是有事可以召喚與我,我會親自出手。

  倒是這一條,協助你靖平大蒼和大殷,我可以出手幫你破開大殷王城的玄鳥通天大陣,那是我當年留下來的一個后手。”

  “長生前輩,若是長生教還留在你手中,我一統大荒的這個過程中,你麾下的這些部眾,不知道會抓捕多少人。”

  夏拓也一副爭辯不休的樣子,訂立契約嘛,不就是雙方爭論,然后找到一個雙方共同接受的點。

  “這個好辦,我會傳令長生教部眾,從現在開始停止一切的活動,甚至還會配合你盡快安穩大荒各部。”

  “再退一步。”聞聲,夏拓輕輕搖頭,說道:“我需要幾個長生教的部眾,來平息這一次的我麾下族民的怒火。”

  這一次長生教主突然出現,造成了無數族庭子民傷亡,這點無法遮掩。

  對此,長生教主不以為意,他眸光瞟了一眼一旁的刑王。

  意思很明顯,這不就是現成的嗎?

  “好,我將你麾下掌控的幾座地域的長生教分舵都交給你。”

  既然夏拓想要立牌坊,長生教主也覺得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幾個螻蟻,扔幾個對他也沒什么影響。

  兩人爭論了良久,總算是差不多找到了雙方都能接受的平衡點。

  “既然如此,長生前輩,咱們就以此訂立契約,昭告天地。”

  看了一眼長生教主,夏拓開口說道,自始至終長生教主都和他距離百丈之遠,哪怕是相互商議契約,長生教主看似沉浸在這場談判中,但始終保留著一絲戒備。

  對此,他也只能作罷。

  這也說明了,長生教主也舍不得這次離開大荒世界的機會,哪怕是明知道有很大可能是個大坑,他也愿意跳進來。

  同樣的,這老家伙始終保持著戒備。

  臉上笑嘻嘻,心中mmp。

  果然是老恐怖分子了。

  都到這個時候還繃著心神。

  隨著話音落下,夏拓在契約上留下了本命印記,接著將契約朝著長生教主拋去。

  “長生前輩寫下自己名字后,我就可以用印了,我大夏受命于天,印璽乃是天地秩序顯化,用印之后就可以上告天地秩序了。”

  長生教主接過契約再一次看了一遍契約,方才在上面烙印了本命印記,接著朝著夏拓的方向送回去。

  接過寫好的契約,夏拓身上紫光綻放,受命于天印璽顯化在手中,朝著龍皮紙上印去。

  嗡!

  這一刻,紫光灼灼,受命于天璽懸浮在龍皮紙上空,紫氣從虛無中落下,開始環繞在印璽之上,眨眼間就積蓄成了汪洋。

  啾~

  這一刻,一聲嘹亮的啼鳴響起,一道璀璨熾盛的金光從天之巔落下,灼熱扭曲了虛空,一輪龐大的神日裹挾著熱浪出現,神日中三足大鳥發出怪叫,張開嘴巴將紫氣朝著嘴巴中吞咽著。

  汲取著紫氣之力,三足金烏顯得很興奮,熾盛的火焰閃爍著神輝。

  “去去去~”

  看到這一幕,夏拓忙的抓回了印璽,會散氣運之力,想要將落下來的金烏給哄走。

  同樣的長生教主也微微蹙眉,這幾頭大鳥,仗著老天簡直太過分了,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也來摻和。

  “金烏太子,你們還不離開,擅自離開天穹之巔,是要受到天罰的。”

  對于長生教主的呵斥,落下來的金裹挾著熾盛金色的大日,依舊是興奮無比的樣子,張開嘴巴到處追逐著紫氣吞噬。

  一副你看不慣我來打我的樣子。

  眨眼間,就從高空飛下來四頭金烏,各個吞吐著神焰,將虛空都燒成了扭曲,對于長生教主的呵斥,其中一頭金烏太子,直接張開嘴巴,吐了他一口金色神焰。

  金烏的突然出現,讓夏拓和長生教主都措手不及,不過夏拓很快就穩定了下來,想來這是女媧氏的手筆。

  “嘎~嘎~”

  下一刻,四頭金烏直接將長生教主和夏拓給圍住,化為了四輪大日轉動起來,不斷的吞吐著火焰,做出挑釁的姿態。

  “長生前輩,先將這幾頭金烏給驅散。”

  看到這個時機,夏拓自然不會放過。

  長生教主這一刻很惱怒,這幾頭該死的三足鳥,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搗亂。

  似乎覺得好玩,眨眼間天穹之巔觀戰的剩下五頭金烏來飛了下來,朝著長生教主和夏拓狂吐火焰,發出嘎嘎的興奮叫聲。

  “長生前輩先幫我擋一下金烏,我馬上就好。”

  說完他不管長生教主的反應,他拿出了受命于天印璽和契約龍皮卷,朝著龍皮卷上印下,頓時璀璨紫光爆開,一團熾盛的紫光通天徹地。

  紫光眨眼間就被金烏吐出來的紫焰引燃,轟然在虛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爐。

  “你干了什么!”

  同一時間,長生教主朝著夏拓喊道。

  “我昭告上天咱們的契約成立……”

  夏拓回了一句,受命于天璽頂在腦袋上,冥冥之中上方百丈高處虛空扭曲塌陷,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黑洞,滾滾紫氣如同大江一般傾瀉下來,如同烈火中倒入了滾油一般,熾盛的火焰照亮了整個天地。

  紫氣之上,有九彩神光顯化,一股偉岸的意志在天穹之上浮現,威嚴的氣息化為了一道血色狹長的眸子,俯瞰著這一切。

  天威!

  被狹長的眸子籠罩的剎那,長生教主渾身一寒,這玩意他在熟悉不過了。

  “你剛剛昭告天地的是什么!”

  被天威鎖住的長生教主,瞪著夏拓呵斥著,他感覺到一絲不對。

  “沒什么,我剛剛把燒給天地秩序的龍皮卷燒錯了,不小心燒成了記錄著你這些年干壞事的那一張了,長生前輩一定不會怪我的對不對。”

  “死!”

  怒吼聲響起,長生教主身上爆開了恐怖的力量,朝著夏拓抓來。

  嗡。

  剎那間,一道虛幻的九彩光華,自九天墜落下來,朝著長生教主擊落。

看過《我真是族長》的書友還喜歡

澳门全部网址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