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周宋 > 173:楊業的刀,宋九重的艾草

173:楊業的刀,宋九重的艾草

  一槍平。

  一刀橫。

  槍芒冷冽,刀鋒耀日。

  益州,護圣營,若大的校場被將士們圍的水泄不通,只有中間留了五丈見方的空地,場中的兩位,正提著兵刃亮相,靜候出手時機。

  楊業終于被甲寅纏的沒辦法,下場亮刀了。

  不過與他比試的,卻不是甲寅,而是一位叫花槍的家伙。

  甲寅對這位終于知道從顧心顏懷抱里鉆出來的家伙十分不滿,回來就回來唄,搶老子的風頭,什么玩意。

  花槍一句話就把他的抱怨塞回肚子里:“你收不住勢。”

  甲寅便有些沮喪,沒好氣的踹了花槍一腳,他的武技,每年都有長進,如今更是強悍無匹,一槊出,摧枯拉朽,出手必殺,但力道上還不能真正隨心所欲,花槍不在,能和他砥礪武技的,也就全師雄,秦越早靠邊站了,陳倉也勉強,除此外,只有赤山和他對對套路。

  要是楊業如當年的全師雄一般,那出戰就出戰,一戰分生死,可如今是同僚了,互相間有個傷亡就不好了,只好看著花槍顯擺。

  花槍是真正的武癡,若非武技大成,再漂亮的女人他也不放在眼里,而這兩年,夫唱婦隨的,如何個槍劍雙絕法,甲寅也不清楚,只知道那顧心顏更明艷了,所以也頗為期待。

  刀起龍吟聲,槍顫如墨梅。

  場中兩人調均了呼吸,幾乎同時邁步,出手。

  槍出如龍,上下翻飛,直點要害。刀勢如練,左搬右擋,處處壓制。

  但兩人出手快,收勢也快,往往槍刀未相交便已變招,眨眼間十數招已過,只見槍芒如電刀鋒似雪,卻是一記重崩聲也無。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甲寅倏的興奮起來,有椅子不坐,偏要跳起蹲在椅子的扶手上,雙手托腮,那樣子,好像在上號房。

  十八般兵器,唯刀勢最為張揚,厚背薄刃,虛實分明,一刀在手,便是殺氣盈身,劈斬抹殺,干脆利落,但楊業刀法與別個都不同,他是真的在用槍馬的步子耍大刀,看著就別扭,但這別扭中又透著股邪勁,看著他似在擰身直刺,可那刀鋒卻在左右橫蕩,防不勝防。

  但甲寅的關注點卻是在他的發力上,如此別扭的姿勢,他是如何練成的,漸漸的也就了看出了名堂。

  楊業使的還是槍法,攔拿二字訣使的爐火純青,但因為他那云頭刀勢大力沉,一般人看著,就是刀法,其實也是刀法,只是內在之魂是槍。

  但他以刀作槍,槍法精妙便再也施不出來了,看著僵硬的很。甲寅就納悶了,好好的,有槍不用要用刀,是何道理?

  他的腦子中只這么轉了兩圈,場中的比斗已過三四十招,也終于有了第一記槍刀相擊聲,“橐”的一聲悶響,卻是槍桿與刀柄相交。

  這一記崩架后,一直內斂蓄勢的楊業,刀勢終于為之一變,刀頭不斷翻滾,好比舞獅之人的滾引珠,卡著槍路,疊浪奔濤,一路輾滾而進。

  “好。”

  甲寅倏的站起,興奮的一揮手,就這一招,軍中能接的,最多也就三五人而已。

  好在花槍就是其中之一,一桿槍被其耍的如靈蛇交尾,一樣卡著刀勢伺機反擊。

  兩人一進一退,倏忽間閃退數丈遠,倏忽間又倒逼數丈遠,這一下,刀鋒槍芒比起之前耀眼十倍,大熱天的,圍觀之人個個感到冷氣嗖嗖。

  “好虎將。”

  同樣觀戰的全師雄忍不住出聲而贊。

  陳倉長嘆一口氣,摸摸臉上的傷疤,惆悵的道:“某……老了。”

  “陳將軍這就太謙了,誰不知你的刀法迅猛無匹,剛烈無雙……啊喲……”

  卻原來場中已有變化起,槍刺,刀劈,這一下,兩人都未收力,發出“當”的一聲巨響,直刺耳膜,圍觀的不少人都捂起了耳朵,再抬頭,還沒明白過來,卻見兩人已各自后退收勢。

  退開的花槍將槍交到左手,右手負于后腰,不斷的伸張著,后背衣服上的汗跡如墨水般的氳開。

  楊業則額頭汗如雨下,手腕纏刀又連翻了數把,發出一連串的“嗡嗡”聲,仿若滾雷,數息后這才真正停勢,一口濁氣吐出,一撫頜下濃須,對花槍道:“好槍法。”

  花槍抱拳:“楊兄刀法更高明。”

  甲寅跳進場中,嘻哈一笑:“兩人功夫一樣的好,哈,走,我請酒。對了,重貴兄,我有一刀,名玄武龜纏,是我和花槍一起搗鼓出來的,樣子和你方才那一刀有點像,回頭我耍給你看……”

  花槍笑道:“說起來,是某占了便宜,楊兄得抽空去挑匹好戰馬,過幾天我們馬上再試一試。”

  全師雄和陳倉也走過來,聞言笑道:“某的浪里斬蛟戟在空鳴了,改天還是咱倆搭把手,對了,觀楊兄武技,分明槍法,緣何用刀?”

  “馬上相殺,還是刀來的迅捷,脫手方便,槍雖好,但一刺之下,一個收不住便要棄槍撥刀,最后終究是用刀說話,可腰刀太輕,用著不給力……”

  他這么一說,甲寅就明白了,怪不得這家伙腰間無刀,手中這一柄大刀品相也一般,說白了,都是一個錢字逼的,逼著逼著就逼成了真功夫。

  當時風氣,有出身的武將兵器皆自備,那怕益州富裕,鍛煉之法遠優于中原,但制式兵器還是比不過名師的百煉器,戰馬其實也是如此。

  無刀馬,不將軍。

  將軍用制式兵器,一是掉身價,二是不給力,所以朝廷常會制作一批精良的甲胄兵器存著,時不時的用來打賞,以收悍將之心。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甲寅對楊業的性子也是了解了,他是執拗拙言的性子,是寧可自己想辦法也不愿意開口的,當下也不說破。

  次日卻是陪著他一起去了雙流馬場,選了兩匹蹄大胸闊的烈馬,順帶著,又去了和尚師父那喝了一碗酒,自然而然的參觀了武庫,拎白菜一般的幫著楊業挑了把短柄戰刀,最后蠻不講理的讓倆師父幫打柄好兵器。

  楊業感激非常,要的制式卻依舊是那云頭刀。

  這一選,出乎甲寅意料,但楊業不說,他也不好問,想來還是有不為人言的故事。

  武將們在比武交心,秦越卻與木云一起窩在樞密院,滿室皆是“嗶里叭啦”的算盤聲。

  夫未戰而廟算。

  這要算的東西就多了,兵力,馬匹,錢糧、草料、裝備、器械……還要考慮天文地理,路途遠近,甚至交通工具等。

  久未出現的唐東再次出現了,這家伙也蓄起了胡須,一張俊臉曬成紫膛色,明明二十幾歲的人,看上去起碼三十五六。

  三年來,他與他的斥候分隊沒干過別的事,盡畫圖了。

  重要地方的山川地理模形也做了許多套,分散在四大軍區,搬回益州來的,卻只能是圖紙,整整七大箱。

  這樞密院的作戰室,占地面積很大,是目前唯一一座用水泥加磚改造過的建筑,三面墻上都是桐木拼成的白板,東面的白板用大幅宣紙蒙著,一格格的表格畫好,書吏根據指***好相關項目,一項項的填上。

  北面的墻上,是莊生與部下繪制的大幅輿圖,上面布滿了紅藍小旗,以及箭頭。

  西面的墻上,則是一塊黑板,秦越與木云便站在這里涂涂畫畫,不時交談兩句。

  蔡稚邁著輕盈的腳步進來,莊生走后,他接了莊生的班,成為秦越身邊的親隨,莊重還是跟著程慎做學問,而鮑超卻是成了甲寅的親兵,這三位都已成為十六七歲的少年郎了。

  “陛下,李執求見。”

  “何事?”

  “他戴著孝,說是祖父仙逝。”

  秦越一愣,老而成精的李昊死了?

  “跑到樞密院來求見,定非報喪這么簡單,陛下還是見一見的好。”

  秦越對木云的建議完全贊成,吩咐道:“帶他到偏廳,我一會就來。”

  “諾。”

  李執的表情悲憤多于悲傷,秦越一見之下心里便有了些底,勸慰道:“穹佐公也算是高壽了,還請節哀順便。”

  “家祖非為病逝,實是自飲鳩酒,言非如此,不能保全家,臨終有言,汴梁或有變,望陛下早作準備。”

  秦越徐徐吐出一口濁氣,拍拍李執的臂膀道:“穹佐公有心了,朕,先記心里。”

  ……

  汴梁,晉王府。

  氣氛緊張而感人。

  宋炅病亟。

  宋史恭謹的記錄了這兄友弟恭,感人肺腹的一幕:“晉王病亟,帝往視之,親為灼艾,晉王覺痛,帝亦取艾自灸。并對近臣言:‘晉王龍行虎步,生時有異,他日必為太平天子,福德吾所不及矣。’”

看過《周宋》的書友還喜歡

澳门全部网址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