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重織錦繡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喬

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喬

  凌大人冷臉說道:“帶上來。”

  衙役領命而去。

  不一會兒,一身官服的畢縣令就已經帶到了。他是一個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說起來也是兩榜進士出身,不過,因為寒門出身,中進士的時候,年紀又大了一些,所以,到了如今,只是一個縣令。

  他此時并不知道牽涉到三百萬兩銀子的事情,不過,畢竟在他的地頭,他也知道了,他今天得罪的何家,又起來了,何家不但出了一個嬪宮娘娘,還出了一個縣主,可見,這是在皇上面前多么得寵。這樣的人家,是他這樣的寒門出身的小縣令得罪的起的?當然了,如果是他的理,那對方無論是多大的權勢,他憑著讀書人的傲骨,憑著天下士林的悠悠之口,還是不怕權貴的,笑傲王侯這樣的事情,裝一下還是可以的。可是,如今,是他去找茬,是他去巧取豪奪,是他去破門欺凌,這怎么能說得過去?

  畢縣令早就在心里悔恨的不行。來得人又要求帶上他的喬姨娘,他更是把往日跟喬姨娘的恩愛忘到了九霄云外,心里只是一個勁兒的恨喬姨娘拖累他。

  畢縣令一到,忙就跪下,一個勁兒說:“凌大人,盛大人,徐內監,下官冤枉啊。下官一概不知情,都是下官內人不在,沒有人管束后院的姨娘,這個喬姨娘膽大包天,居然和下官衙門里的師爺勾結到一起,做出來這樣欺凌破門的事情,真是天理不容啊。求凌大人您把這喬姨娘和江師爺都拿下好好審問一番,也要洗清下官的冤屈,還下官一個清白啊。”

  這樣的話一說,凌大人,盛大人已經忍不住臉上掛出來鄙夷的神色,一旁秀麗多姿的小喬姨娘更是魂飛魄散,她一頭撞到畢縣令的懷里:“老爺,老爺,你這說的是什么話啊?老爺,你往日對我的心竟然是假的嗎?老爺,我對你可是忠心耿耿,我們喬家更是為老爺鞍前馬后,我還為老爺你開枝散葉,生兒育女,你怎么能上來就扣一個屎盆子給我啊?我成天待在后院里,大門不哦出二門不邁的,哪里和師爺勾結一起?”

  畢縣令被喬姨娘這么一滾,一撞,不防備,也是一個踉蹌,他惱怒道:“誰冤枉你了?誰給你扣屎盆子了?你胡說什么?你也不看看你做下的好事?本官一向公正清廉,就是你的舊主何源何大人和本官也是關系不錯,如今他不在了,看在一場同僚的份上,本官照應他的家人還來不及,怎么會做出來今天這樣破門欺凌的事情?還不都是你,故意支開了本官,偷偷勾結師爺,假傳本官的命令,做出來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如今,你竟然還想狡辯,真是賤人,真是豈有此理。”

  喬姨娘恨的牙癢癢:“老爺,誰把你故意支開?還不是你為了貪圖我伯父許給你的五千兩銀子,才讓江師爺走這一趟的?再說了,老爺,就是我伯父不給你銀子,難道你就不來救他了?這么些年來,你一個寒門出身的縣令,在廣陵城這樣遍地綾羅的地方怎么生存下來的?還不是我伯父拿著何家的名頭幫你打開的局面?那個時候,你許了我當二夫人,你都忘記了?”

  “你打開局面之后,在這廣陵城里,上頭有知府大人,下面有本地土豪,撈不到錢,日子過的緊巴,還不是我們喬家的人,給你想法子弄錢?這倒是好,出了事情,你倒是一推二五六,什么都不認了,還扣了一個屎盆子給我,打量著你把罪名都推到我和江師爺身上,你就能保住你的官帽了?做你娘的春秋大夢吧。”

  “告訴你了,我喬家雖然是奴仆之家,也不是好欺負的,我們就是下地獄,也要拉著你。”

  說完,喬姨娘掙扎著站直起來,伸手撫了一下有些散亂的頭發,重新跪倒在地喊道:“各位大老爺啊,二少爺,三少爺,四小姐啊。我要告這個狗官。今天的事情,都是他為了貪圖我大伯許給他的五千兩銀子,才叫人上門的。還拍了胸脯保證,說,何家家主去了,何家沒有了領頭人,已經是敗落了。不用怕的,哪怕他曾經是我喬家的主子,現在也是虎落平陽了。他一個命令,保證把人救出來,還要把何家的兄妹都抓到牢里吃牢飯,隨便敲詐幾個,雖然何家是敗落了,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還是能敲詐出來幾個銀子的。”

  這個話一說,不但何家兄妹都氣憤不已,就是徐內監也十分生氣:“哎呦,這畢縣令可是好大的官威啊?雜家打量著,這江南的巡撫大人周良臣已經是頂了天的有權有勢了,沒有想到,這手下一個縣令也是這么牛氣沖天啊。還手段多多,準備兩頭得錢,這可是夠有本事的啊?”

  凌大人臉色有些黑,正要說話,正好衙役已經把江師爺帶了過來,剛剛在偏聽,畢縣令栽贓給他的話,他都聽的一清二楚,早就恨的牙癢癢。此刻被帶過來,噗通一聲跪下說:“各位大人明鑒啊,在下不過是一個師爺,能有什么權勢?在下一把年紀,家里自有糟糠之妻,怎么會勾結一個主人的姨娘?這一切都是畢縣令下的命令。喬姨娘說的一點都沒有錯。這畢縣令到任以來,因為是寒門出身,在這富貴的廣陵城中,并沒有權勢,還是他上桿子的找到何源何大人,借著何家一點面子,可是,何家不是廣陵城的人,他們居住在蘇城,畢縣令就是想巴結,也夠不著。后來,他自甘下賤,又認識了何源何大人的管家喬管家。也不管人家只是一個奴仆,就跟人家稱兄道弟,極盡巴結,許諾拉攏。”

  “喬家就嫁了一個姨娘給他,立刻把發妻送回老家,府里一切都聽從這個小喬姨娘的,甚至讓府里的下人們都不能稱呼其為姨娘,要稱二夫人。作為官員,他這娶二妻,本就是知法犯法。這還不說,他依仗地頭蛇喬家的一干奴仆,在這廣陵城里敲詐勒索,欺凌刮地皮,幾年時間,賺下了諾大家私。”

  “在下迷途知返,希望戴罪立功,愿意把他這些年干的壞事都寫出來。只希望各位大人能對在下網開一面。”

  畢縣令一聽可是急眼了。

看過《重織錦繡》的書友還喜歡

澳门全部网址娱乐场